在家发霉…

【一八】一顿烤鸭引发的血案3.0

34集为了推动剧情,只能让八爷糊里糊涂不停发问,为了调节气氛,只能让八爷一惊一乍装傻充愣,说出来的话都特没水平……

我们家嘴嘴明明是最聪明的,为了保护你们的自尊心才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哼唧

好气哦……都让开,我要开始怼人了🙃(失败

—————————————————

迈进张家古楼的大门,入眼就是双层镂空雕着“张”字的红木影壁。

四个人走过连接大门和祭台的石桥,齐铁嘴瞧着地面上繁复的花纹和祭台上张口蹲坐怒目圆睁的麒麟石像,心下骇然这四面环绕的墙壁上放满了棺椁,粗粗一数少说也得有几百具!若这每一具棺椁都放着张家人的尸首,每个人生前都背负着不可告人的秘密,那此间的阴气戾气大概早已冲天而起,可是……

齐铁嘴转身背对三人,悄悄抬手掐算:奇怪?此处虽凶却没有前院的阴气,而且这凶隐隐约约似与佛爷身上的邪气相冲,若能以毒攻毒、以凶克凶也未可知……

再想到之前那蓝衣少年的言谈之中,并未有一丝一毫的忧虑,心里边松了一口气,想是这自家祖宗祠堂总不能大水冲了龙王庙,佛爷此次必能安然无恙全身而退。

副官和尹新月将张启山扶上祭台,齐铁嘴见尹新月面上仍有愤愤之色,有心开解她,便拿捏了一副疑惑不解的神态开口向二人抱怨:“你们说刚才那个人,到底是小孩儿还是大人啊?人长得这么小,这说话的感觉却这么深沉。哎呀,真是奇了怪了……你们说是不是啊?”

回头见张副官侧头向四下张望,脸上压抑着惊异又似有所悟。尹新月只是看着张启山一副焦急心疼的小女儿神态,齐铁嘴压下嘴角心里自嘲:自己刚刚那副呆样怕是白做了。

尹新月这边小心翼翼扶人坐在石阶上,抬头就见到齐铁嘴咋咋呼呼指着四周乱喊:“这里好多棺材啊!那那个人说的落叶归根,我们怎么找啊?”

她看着齐老八畏首畏尾,没见识又没本事的样子心里越加烦闷憋屈,弯眉一挑就掷出一把眼刀。“就你话多,好不容易到了这儿,还不赶紧四下找找机关!”

齐铁嘴睁大眼睛扁扁嘴,被噎的不好再多说一个字,带着三分真七分假的委屈拢着手向张副官蹭过去,“副官啊,给我那牌子瞧瞧呗?”

张副官没犹豫,手往衣兜里一掏便将那块磨得发亮的木牌递给齐铁嘴,“八爷,这牌子——”

“哎,我知道,张家人在这祠堂里都有个编号吧,牌子上刻着八十三应该就是佛爷的编号了。”齐铁嘴闻见木牌上极淡的酸败味儿就知道这一块小小的木牌是拿精炼桐油刷过至少三遍最后在包上蜂蜡,为的就是让木头几十年不干裂不脱色。普通人自然没必要为了块木牌大费周章,就是坏了再雕一块也就是了。不过张家人长寿,给人编号的木牌想必也得要长寿些吧。先前蓝衣小少年翻的那本书估计是张家的族谱,毕竟确定了人才好把这编了号码的木牌给人。这样一来,那看着面嫩的小孩估计不只是先辈,怕是小祖宗哦……

齐铁嘴低头摩挲着那个花纹古朴的张字,刹那间便想了许多,“副官,这张家人的祭台上放了只麒麟,你可知佛爷胸前的穷奇又是从何而来?”

张副官下意识的瞟了一眼尹新月,心想这尹大小姐还在呢,八爷之前一直装傻充愣,怎么这会儿专挑佛爷不愿意让人知道的秘密往外抖落呢?况且佛爷的纹身又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见到的,一会儿尹小姐问起来怕是免不了好一番解释。

齐铁嘴把副官的小动作看在眼里,心里叹了口气:副官在外面人看起来是冷面冷语沉着干练了,可到底是年纪小,一心追着自家堂哥肚里没什花花肠子。这会儿见自己提起穷奇纹身心里指不定怎么犯嘀咕呢。

副官扶了扶八爷同款圆眼镜,转过头不看齐铁嘴,心想我倒不是怕尹小姐知道,实在是因为自己也是一知半解说不清楚啊。

齐铁嘴见小副官一脸支支吾吾的样子心里也是起急,抬手便戳他圆鼓溜溜的脑门儿:“毁信恶忠,崇饰恶言,穷奇乃四大凶兽,偏偏这古楼里又放了只麒麟!我是怕它会对佛爷不利才来问你穷奇的来历,你知道什么便说,让我们也好有个准备啊!”

副官皱着眉头缩着脖儿往一边闪躲,“八爷!我是真不清楚,这事儿还得等佛爷亲自向您解释!”

“我夫君有什么事还得向你解释啊?”尹新月话音未落就蹬着三寸高的小皮鞋哒哒哒几步站在两个人中间。她原本还在生那个小少年的气,并不稀的和他们讲话,刚刚听到齐铁嘴讲起什么纹身,什么穷奇。她也不是没见识的深闺小姐,自然知道穷奇大凶,寻常人断不会纹在身上。之前她闯进张启山卧室的时候他脱掉了上衣,却没见到什么纹身啊?她才说了两句话就被赶出卧室,现在他齐铁嘴竟然就这么大大咧咧的问出来了,还要人解释。他凭什么对启山这么了解啊?真不知道他对张启山还存了什么龌龊的心思!

“尹小姐您别生气,佛爷身上的穷奇纹身寻常是看不到的,只有体温升高或者遇热的时候才会显现。”副官见尹新月又要针对八爷,赶紧接过话头转移注意力。

“尹小姐?又是尹小姐?我都说了我是张家的夫人,之前你在小孩儿面前也叫我尹小姐,你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嫂夫人别生气,副官他就是个呆瓜,一根筋,您别和他计较。”齐铁嘴一边抱拳作揖朝尹新月赔着笑,一边赶紧给副官使眼色让他可别在招惹这位姑奶奶了。

副官讪讪地侧过头小声嘟囔,“佛爷还没娶您进门呢,祖里长辈也没点头……再叫您夫人于礼不合……”

“你——”

“嫂夫人消消气,消消气……副官他一时糊涂说错了话,等您明媒正娶入了张家门儿谁还敢不把您当张夫人啊。”齐铁嘴听了副官还在嘟嘟囔囔,恨不得跳起来给他一记头槌,这呆瓜怎么如此不开窍!真要是让尹大姑娘闹起来,佛爷倒是还救不救了!

看尹新月脸色稍霁,齐铁嘴才又开口:“还是先救佛爷要紧,咱们不如去祭台那里看看?”

尹新月终于转移了注意力,不再追问纹身或是称呼的事,踩着方跟小皮鞋转身走向祭台,临了还恶狠狠剜了小副官一眼:可恶,我先前还以为你是站在我这边的,结果还是和他们一路货色!

张副官实在想不通,堂堂奇门八算为何总对一个趾高气昂的大小姐服低做小、任人挤兑,即使是看在佛爷的面子上,可佛爷自己对人都没有好脸色啊?

“八爷——”

“哎,算了……”齐铁嘴看了一眼疑惑不解的副官,又侧过脸轻轻摇了摇头,“我怎么样不重要,先帮佛爷度过此劫才是重中之重。你小子可管住了嘴,别再惹人不痛快,记住了没有?”

副官看着齐铁嘴转身也随着尹新月拾级而上,觉得眼前这瘦瘦的背影有点儿重,又有点儿轻。飘飘忽忽好像在晃,再仔细看又一步步走得极稳,坚如磐石落地生根。

平时看惯了齐铁嘴对佛爷和自己撒娇耍赖,也见过他装腔拿乔仙风道骨,副官觉得这样欲言又止,心事重重的八爷有点陌生,好像看透了什么却又忍着不说,也真是难为了他那副藏不住事儿憋不住话的性子。

三人在石麒麟前站定,一眼就看到了麒麟胸口的凹槽。三人都不是笨人,于是第一时间就联想到了那块木牌。未等尹新月开口,齐铁嘴便抬手将木牌按入凹槽。果然!严丝合缝。再一用力,脚下便突然传来一阵隆隆的机括声响!

回身一看,祭台右侧赫然升起一副高大的石棺!

来不及多做掩饰,齐铁嘴抬手起卦:上乾下坤,天地不交,否!

糟糕!不通不顺,不宜妄动。可这卦象又隐隐有否极泰来的意思……

三人快步走向石棺,未及站定,这棺盖忽得自行向右滑开,棺底不知为何竟有两点妖异闪烁的黄光!

齐铁嘴夸张地原地向后蹦了一步,双手捂着眼睛大呼小叫:“此物大凶!万万不可与它对视!”

看到尹新月投来惊疑不定的眼神,副官只好开口,“这是张家人的考验,通过了便性命无虞,通不过……便会陷入心魔无法自拔,此时就是药石罔效,无力回天……”

“是不是通过了这考验便算是张家人了?”副官抬眼看向尹新月,只觉得这大小姐的眼里隐隐透出一股可怕的疯狂。

“这……原本能进这张家古楼的就从没有外人……”话音还未落,便见尹新月突然抬脚跨进了石棺,转过身来脸上透露出一种兴奋又决绝的渴望。

“尹小姐!”“嫂夫人!”

“我已经决定,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成为张家人!”

齐铁嘴暗叫不好,何止是不好,简直是大事不好!非常不好!先前一卦便显示这棺材后面必然大有乾坤,此时尹新月贸贸然入棺绝对是十死无生,可尹大小姐却绝不能不明不白的死在东北张家。算了,拼上自己这条命也不能落得如此困局,只有自己陪尹大小姐走这一趟了……”

棺盖突然隆隆作响,眼瞧着已经合上一半,齐铁嘴来不及多想,一个侧身向棺内扑跌而去,嘴上还记得喊了一句,“嫂子借光儿!”

饶是副官身手矫健训练有素,也架不住尹新月和齐铁嘴突然一个两个上赶着往棺材里跑,情急之下竟然一个也没拉住。完了完了,这里面一位爷一位姑奶奶,哪一个磕了碰了,等佛爷清醒都得把自己削到半死……

副官盯着面前坐实的石头棺盖儿,愁得眉毛能夹死苍蝇,再看看身后闭目养神稳如泰山的自家佛爷,副官长叹一口气开始在石麒麟周围踱步,我上辈子这是造了什么孽噢,也不知道八爷和尹小姐在里面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回答他的只有寂静……毕竟佛爷不打呼噜(。

TBC

——————————————————

突然不想把尹小姐黑的那么彻底了……

这章的什么什么卦以及解卦都是我瞎扯的,天地否是最凶的一卦倒是真的。大概说的是诸事不顺,阻塞不通,小人得势,宜静勿动,等待时机,柳暗花明,忍隐自保,不可旺动。

我写着写着突然想起众人三下矿墓进入陨铜之前,佛爷问嘴嘴“知不知道睡棺材是什么感觉”嘴嘴回“不都是一样吗,棺盖一盖两眼一片漆黑”然后佛爷宠溺一笑掏出了护心铜镜让嘴嘴保存好。

佛爷为什么问这种问题?指向性太强了吧?你咋知道嘴嘴进没进过棺材?还一笑?还掏出了护心镜?

我已经CPU过载了,我什么都不知道_(´ཀ`」 ∠)_

最后,请不要问为什么所有人都是一嘴的京片子,因为蠢作者不会说长沙话也不会说东北话……(跪

下章大概会完结

评论(5)
热度(39)
©LEIGH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