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发霉…

【双荒】迷弟手记4 和我爱豆拍照片

啊……好吃到去世

妙蛙橘砸:

杂志的拍摄选定照例是一套棚内,一套外景。杂志是一线的男刊,经手过的男人们出现在封面的时候无一不是荷尔蒙满溢,勾引人的眼球,让人被铺面而来的性感扼住了喉咙。



荒和荒川都是这家杂志的常客,少说都上过三四次,各套大片风格都毫不相似,但绝对都是年年被迷妹们拿出来撕吼尖叫贴在床头放在屏幕上的典范,和照片一起拍摄的视频,也是剪刀手们应用的好素材,每一次各种版本的荒和荒川的纯舔屏向剪辑视频,都不会少了这几段视频的出场。



所以得知两个人要一起拍杂志的时候,两个人的迷妹都炸了。平心而论,荒和荒川都是气场极强的人,加上这家杂志从来都不走什么清新文艺路线,一贯都是明晃晃的胸肌腹肌大长腿,背头西装要么就是沙漠哈雷游泳池,一言不发,man到爆炸。两个站在一起啊,脑补一下都喘不过气来了。



P图大手们已经行动起来,几乎是随意的找了几张荒川和荒以前的杂志照放在一起,就已经被冲击得不像话。荒气质冰冷五官精巧,像极了中世纪遗留下来的远古贵族,你相信他的血液里面天然的带着骄矜,看人的时候用眼角,轻飘飘的睨着,就让人不由自主的浑身挺直,想要听他的命令。荒川气场强横更是早就出了名的,他不苟言笑的站在那里,已经足够让人腿软。这两个人一起拍杂志照,路人粉们边搓手边想,这是要争出一个总攻吗?



当然任何一个圈子里面都有喜欢惹事的粉,这件事情还没怎么宣传,就已经有被害妄想症的一样的跳出来,急匆匆的大喊,一定是有阴谋,一定是你家的主子看上了我家主子的名气想蹭他的热度,指责对方一个海归八十八线小野模或者过气影帝老大叔想跟我们家一起拍杂志,抱走不约不约。还好两个之前一点交集也没有,所以并没有人大喊麦麸赚钱。总的来说,目前为止,这些言论并没有被太多人注意到,看到也是对待粉圈智障一笑了之,荒和荒川一起拍杂志照的这件事情,还没有开始,就已经先小火了一波。


这是荒回国发展之后第一次拍大刊,也是荒川最近没有接拍电影上宣传之后新接的一个工作,双方粉丝都在焦急的等待,只等着杂志一出买个十本八本,舔舔自己新鲜热辣的爱豆。


棚拍两个人都是轻车熟路,这一套先定下来,一个是时间对得上,另外一个是让两个人先磨合一下,方便距离更远需要时间更长的外景。


对待两个身材巨好的拍摄对象,确定主题其实是非常容易的,合作多次的摄影师几乎都没怎么思考,就决定棚内这一套拍西服。这可是他的拿手好戏,在他的镜头下面,荒和荒川从来都是行走的荷尔蒙 移动的alpha.而一次,强强联合,获得的效果不仅仅是简单的相加。


说是棚内,拍摄地点选在了一个酒吧,是一栋上百年的老建筑,极具当时的西洋风情,带着一种颓败的奢靡,散发着暖意的壁炉,有一些破损却比精致砖块更加有时代感的墙壁,墙上的油画是丰腴艳丽的女人,仿佛下一瞬间就能够活过来,扭动着纤细腰肢,手指轻点在娇艳欲滴的嘴唇上,唱着靡靡之音。


荒川穿一身合体西服,外面披着极衬他体型的大衣,大背头梳得整齐,露出光洁的额头,手里夹一根雪茄,坐在椅子上,下巴微微扬起,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的人。荒正坐在他对面,年轻的男人没有穿外套,黑色的衬衫将他挺拔的身材勾勒的极好,对比荒川一身的整齐精致,荒却连扣子都懒得扣好,衬衫扣子微分,将最诱惑的胸线显露出来,荒将黑色的衬衫穿得霸道无比,他长得逆天的腿交叠起来,侧面可见被窄腿西裤布料包裹出的完美的小腿轮廓,他双手相扣撑在自己下巴上,顶着荒川,似乎是在等着他说点什么。


世间美人无数,可有人适合活在镜头下,有人只能活在别人眼里。眼前这两位,一定是天生可以活在镜头里让人称颂摩拜的典范。纤毫毕现的镜头下面,可以拍到的不只是精致皮囊,要得还有灵魂。否则就是一个木敷敷的假人,一张好的照片,要模特的眼睛气场浑身上下一分一毫都会说话。



荒川当然是顶合适的人,荒作为顶级模特,拍了无数大片,合作过很多模特和摄影师,他们都很棒,但是今天当他在荒的对面坐在来的时候,他第一次感觉到,一张照片可以是一个故事。


他坐在荒川的对面,看着那个男人对着他微微的扬起了唇角,荒川只是坐着,手里的雪茄还没有点燃,他忽然懂了开拍之前掌镜的摄影师说得那一句,你们两个要拍出兵荒马乱的感觉来。他们两个只是对坐,眼神交错,就好像一瞬间回到了百年前,那个时候这个酒吧已经足够的热闹,有穿着旗袍的女人站在台上媚眼如丝,唱一首一首甜腻的歌,觥筹交错之间,掩盖了外面的暗潮汹涌,可能在一根雪茄燃尽之前,两杯金色的酒液碰撞之后,是一个地区的安稳或者一群人的生死。他和荒川就这样彼此安静的坐着,是混乱当中坐镇一方的安稳。


摄影师也不说话,所有的人安静的屏住呼吸,等着两个人自由发挥。荒站起身,示意荒川跟他来到吧台,他随意的将衬衫袖子卷起来,露出一段线条优美的小臂,荒川笑了一下,将外面披着的大衣拿掉,只穿着马甲和整齐的衬衫,他坐在吧台的椅子上,一条长腿舒展,一条腿蜷缩起来,听见荒问他,“你想喝什么?”


照片和视频在同时拍摄,这一段是之前没有商量到的部分,可是两个人坐在吧台旁边的气场实在太过融洽,也没有人出声打扰,荒川笑了一下,微微偏了一下头微笑说“surprise me”


荒川声音本来就低磁,这个时候刻意压低了一些,带了几分沙哑,几乎就是故意诱惑人了。在混乱的时局当中,歌舞升平的人们才是掌握着生死的那一群,他们擅长用一切来掩饰混乱,让所有事情都看上去华丽漂亮。


荒倒了一杯龙舌兰在荒川的面前,太甜腻的酒并不适合荒川,而被称为墨西哥人灵魂的龙舌兰,带着辛辣的芳香,气味丰富而复杂。荒川笑了一下,看着荒手握着锋利刀刃,切开一个青柠,手势熟练,柠檬片切的薄而均匀,柠檬片整齐地码在白瓷碟子里面,旁边是一小堆洁白如雪的盐粒。


荒一手捏着银色的刀,一边自然的吮吸掉修长手上柠檬的汁液,然后摇晃着手中一杯淡琥珀色的酒液,对着荒川微笑起来。


荒川端起杯子对他示意,将盐粒抹在手背上,荒盯着荒川的眼睛,依样也在手背上抹上盐粒,似乎是刻意放慢了动作,他微微弯腰,将腰背压出一条好看的弧线,头偏了几分,却凑的离荒川更近了一些,他们贴得这样近,彼此手上酒液的气息都要混合,荒望着荒川的眼睛,伸出一点舌尖,艳色舌尖缓慢的带着毫不掩饰的诱惑意味舔舐掉手背上那一点雪白,然后金色的酒液一饮而尽,嘴唇被沾得湿润,荒咬着一片柠檬对着荒川笑起来,一瞬间刚才的诱惑都收敛得干干净净,圆圆的眼睛弯起来,看上去单纯又无辜。


荒川笑着也慢慢喝掉酒,周围按下快门的声音不停,但都没有打扰到两个人。


摄影师长长舒了一口气,说“行了,就刚才那一段,都不愁这次的杂志卖不出去。”


荒川慢慢咬着一片柠檬,转头对着荒说,“这次合作得很顺利。”


当然顺利,周围的助理们都恨不得按着鼻子,两个人无差别释放荷尔蒙,迷妹有福,现场工作人员受罪,怎么帅干什么啊!


荒的脸慢慢的红起来,荒川顺手从吧台倒了一杯冰水给荒,丢了两片柠檬进去,说“你喝酒上脸反应那么快?”他把水杯推过去,说“这样的话以后还是不要喝酒了。”


说话期间,荒川看着荒的脸恨不得已经已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路红到锁骨,荒将冰水一口饮尽,荒川捏了一块冰慢慢的嚼,
说“今天一会儿就收工了,让你的助理来接你。”


荒是自己开车来的,现在喝了酒当然不好再开车。
荒学着荒川的样子在嘴里含了一块冰,似乎要压抑掉自己澎湃的心跳,他重重点头,说“好,谢谢小苏苏。”


荒川没忍住笑出了声音,他一贯严肃,这个时候难得连冷硬线条都柔和了几分。荒一直在国外,国语说得是真的不好,说慢一点的时候倒一般不会出错,要是快一点的话,就会控制不住的卷着舌头,有时候说话会像还缺着两颗牙的金鱼姬。


荒川收敛了笑意,说“是小叔叔。”他放慢了一点声音念,也是认可了荒这么叫他。
“可是我听她们都叫你小苏苏。”荒认真的解释。


荒川伸手抵着额头,不知道怎么跟荒解释金鱼姬是因为换牙口齿不清,而迷妹们,分明就是故意的,他都能想出来那群小姑娘捧着脸说尖叫说“您多苏啊啊啊啊啊就是小苏苏啊啊啊啊啊啊”


“就是小叔叔。”荒川说,“这个才是对的,金鱼姬在换牙说不好。”
“小叔叔?”荒有几分艰难的慢慢读了一遍,然后看见荒川点点头,又喊了一遍,“小叔叔。”


荒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来,他去一边接了一个电话,回来说“我得等一会儿,助理被堵在路上了。”
荒川想了一会儿说,“那我送你回去吧,明天还要来这边拍,你也不着急取车。”


“好啊,”荒笑起来,耳垂越发红,衬得脖颈越发白皙招眼,“谢谢小叔叔。”他捏着手机,嗯掉了上面烟烟罗刚发来的一条,“不来接你!让他送你回去啊!然后你们多点相处时间!!”

评论
热度(290)
©LEIGH
Powered by LOFTER